松绑私营 古巴三次修宪首涉经济议题_ ### _ ###

添加时间:2018-07-05 浏览数:

新官上任三把火,刚刚接下古巴领导人重任的卡内尔开始着手修宪,但不同于以往的是,经济第一次进入古巴的修宪议程,古巴也终于开始把目光放到整体的经济发展上面来了。从菲尔德的“对敌人的让步”到劳尔“古巴未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再到卡内尔的“修宪重要议题”,市场经济已经在这个国家生根发芽。然而面对着古巴几十年来的经济积弊,卡内尔肩上的担子注定不会轻松。

修宪首涉经济

6月2日,古巴共和国将迎来历史上的第三次宪法修改,且是首次涉及经济问题的宪法修改。据古巴《格拉玛报》报道,当天早上10点,依照古巴宪法第90条规定,古巴将召开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特别会议,会议的主要议程包括通过宪法改革计划,古巴宪法改革委员会负责制订和提交本次宪改计划,该委员会由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代表构成。美联社的消息称,宪法将在听取公众意见的基础上最终以全民公决的方式得以通过。

美联社介绍称,古巴现有宪法大约在40年前通过。当时的古巴还处于一个将蔗糖生产作为经济命脉,同时锁定苏联和美国作为出口对象的国家,且经营私营经济或者进行房屋租赁等活动还被明令禁止。而今,数十万古巴人投身私营经济,美国带动的侨汇和旅游业也使得古巴的经济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维持。

事实上,古巴从2008年就开始为经济改革试水,此次将经济内容放入宪法的修改,无疑确立了经济改革的地位。当时,古巴在部分领域引入市场机制,逐步开放旅游业,同时鼓励民众离开政府部门和国企,进入私营企业施展才能。而在此之前,古巴施行严格的计划经济。2011年4月,古共六大更将经济改革作为重要议题,进一步扩大了农业改革的范围,其中包括放松对农民的监管,支持市场力量和市场价格。但由于担心投机导致通货膨胀,这一改革在2015年被中断,政府重新主导了农业体系。

虽然经济改革已经崭露头角,但古巴仍旧有一条坚守的底线,即改革必须在坚持 *** 主义制度的前提下进行。文件在提到改革目的时明确表示,古巴经济改革是使“古巴经济模式现代化”,是为了完善 *** 主义,而不是为了复辟资本主义。古巴将继续实行计划经济,而不是市场经济,改革将不会导致“财富集中”,因为这与 *** 主义原则相违背。

招手私有经济

古巴的经济改革始终绕不出去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美联社称,古巴新的、更加开放的经济模式与受国家法律体系严格控制的 *** 经济环节之间出现矛盾,包括古共中央第一书记劳尔·卡斯特罗在内的古巴其他领导人显然希望终结这一矛盾局面。

据了解,古巴目前宪法允许合作社的存在,但仅限于农业部门。因此古巴适时颁布一系列的经济改革措施,包括古共六大出台的《经济 *** 政策方针》以及向私营工作者开放178项经济活动并裁减国营企业员工等措施,古巴的个体户已经发展才成为经济中不容忽视的力量了。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一帆风顺的过程。2010年,古巴在此前的改革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农业改革范围,包括放松对农民的监管,支持市场力量和市场价格。但由于担心投机导致通货膨胀,这一改革在2015年被中断,政府重新主导了农业体系。

目前古巴个体户数量大约在58万左右,比起改革刚开始的时候,这一数字已经增加了两倍,其中包括出租车司机、技工,以及数千家私营小餐馆、简易旅馆和建筑承包商的雇员。农村允许承包土地,约15.1万人持有租约,覆盖的土地面积达到了120万公顷。私营部门包括429家合作社,其中许多都曾是国营单位。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古巴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杨建民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现行宪法不承认私营经济,不承认非农合作社的地位,这与目前古巴非公经济取得的较大增长是互相矛盾的。去年古共七大出台了关于“经济 *** 模式更新”的相关文件,规定了古巴的所有制形式,因此此次修宪的一大目的就是要加入这些内容。

事实上,自“更新”进程推进后,闲置土地大多分给农民或是合作社,他们的自主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占比也较大。有西方媒体曾经统计,这一比例已经达到了60%之多。这意味着在私营经济的缓慢推进中,非农合作起到的作用是十分重要的。

卡内尔的挑战

经济改革的势头虽然强烈,但现实仍旧显得有些残酷。2017年,古巴经济增长了1.6%,而在2016年,古巴经济甚至萎缩了0.9%,美女图片动态图张高潮。从2008年经济改革开始,十年时间里古巴的年均经济增速仅为2.5%-2.5%。古巴共产党也承认,改革比预期的要困难,而且大部分计划仍在艰难推进中。

目前古巴的月平均工资仅有20美元,就连得到蓬勃发展的个体经济也没能保持这一现状。自2011年以来,从事个体经营的古巴人占了整个古巴劳动力的9%,但据美国小企业联合会统计,在美国新开的小企业中,五年之内关门倒闭的占了一半,十年之内停止经营的占了2/3。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古巴小企业的倒闭比率也达到了44%,而那些主要依赖古巴本土顾客消费的小企业的倒闭率还更高。

这样的状况意味着古巴现有的市场需求还不足以支撑私营企业的生存,也就是说古巴目前的经济仍旧处于疲弱状态。而这正是摆在今年4月刚刚走马上任的卡内尔面前的最大难题,改革势在必行,但他面临的却是古巴延续几十年的经济积弊。旅游是古巴的支柱 *** ,虽然那些靠着挣美元的个体户得到了发展,然而随着温和派奥巴马的离开,激进派特朗普的上台,古巴的经济形式并不乐观。

为什么与美国做生意的个体户赚的盆满钵满,与国内做生意的个体户却难逃倒闭的命运?这就涉及到了卡尼尔当前的最重要任务:取消货币双轨制。目前的古巴流通两种货币,一种是与美元1:1的新比索,一种是与美元1:24的老比索。老比索只能用于在农贸市场购买蔬菜、肉类等产品,凭供应卡购买商品的供应点,也需支付老比索。而超市和国有商店均收新比索。

货币的双轨制成了拖累古巴经济的顽疾。一方面,这种汇率制度给古巴的对外贸易结算构成 *** 障碍,另一方面,双轨制也在 *** 上形成了因为持有不同货币造成的贫富差距。

杨建民称,货币双轨制的危害集中在两方面,对于国内的私营企业来讲,汇率的不同就滋生了权力寻租的空间。对于外资企业而言,不同于国际上通用汇率的双轨制也让他们在交易过程中“很难受”,因此要改善投资环境就必须要进行货币并轨。然而要完成这个任务并不容易,目前古巴外汇券已经严重渗透到民众的生活,覆盖范围十分之广,古巴本身外汇储备也低,一旦在改革过程中出现任何纰漏,都有可能使古巴面临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

杨建民认为,古巴目前经济形式十分严峻,内生动力不足,国际上又面临着特朗普的收紧政策,再加上委内瑞拉遭遇危机,石油产量严重下降,对古巴的援助大幅降低。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古巴在固定此前的“更新”成果上推进新的经济改革是十分正确的决定。因为修宪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开放个体经济,有利于古巴经济的提升,进而为取消货币双轨制提供一个更为成熟的条件,最终实现良性循环。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